StarStarStar
Close

内容不错,打赏鼓励

125102050

- 其他金额 -

请选择支付方式

New wxpayNew paychoosed
New balancepayNew paychoosed

可用余额:

支付金额:

支付金额

打开微信扫一扫

余额支付

支付金额

Touch btn

请求处理中,请稍等...

谈产业谈投资,机器人创企一定要注意哪些问题?
风口行业
谈产业谈投资,机器人创企一定要注意哪些问题?
猎云网
猎云网
03-21
机器人的春天要来了吗?

据国家“十三五”科技规划智能机器人战略首席专家赵杰教授指出,国家对“智能制造与机器人”重大专项的支持将跨越2-3个五年计划,申报投资将达600亿以上,而机器人就占据了这部分的1/4,市场前景巨大。

3月19日,在由苏大天宫、雅瑞资本&立德共创共同主办的“机器人大讲堂•天使会姑苏创新创业天堂高峰论坛”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博导、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王田苗教授围绕学术、产业、投资三个角度,和真格基金李剑威、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思必驰VP郭浩然、博实集团副总裁张玉春、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公司副董事长兼总裁曲道奎、中关村融智特种机器人联盟理事长魏法军进行了一场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行业的探讨。

无标题1

内容经猎云网整理如下:

王田苗: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华人有人才优势,为什么关键产业发展却落后于外国?

思必驰VP郭浩然:很多美国的高校高度重视原创性基础研究,同时也强调技术与产业结合,美国有先发优势,但是语音语言应该是特例,这是具有民族性的,国外缺乏汉语语料库,因此国内AI企业并不落后于国外,甚至有望走向世界。

真格基金李剑威:毫无疑问,国内与国外在基础研究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国内有比较大的市场,以手机领域而言,苹果虽然有强大的技术储备,但是国内华为、小米、OPPO等奋起直追,在安卓系统里,中国手机企业占据全球前四。总体来说,中国有人才和市场优势。因此,在大市场、强数据领域中国有望成长出伟大的AI企业,同样在量大面广的智能装备包括机器人中国也有望成长出优秀企业。

博实集团副总裁张玉春:相比起国外完善的研发体系,国内更侧重于市场应用层面,但现在国家对于底层技术的研发投入开始增多,开始重视起来,这是一个好的趋势。

王田苗:智能机器人与人工智能技术最先在哪些产业快速发展应用起来?

中关村融智特种机器人联盟理事长魏法军:未来会有这样的一些大的有关,包括健康、人脑相关的,我认为会有比较大的机会。从机器人方向来说,我认为现在真正能够产业化的机器人,能够实际应用的机器人还是少,无论是民用的还是军用的,这是中国的机会。

张玉春:首先从智能机器人角度来看,对于汽车制造、3C行业、物流搬运、食品加工等领域工业机器人依然需求强劲,服务机器人将逐步从toB到toC,toB突出痛点解决方案与服务模式,toC将突破智能助理、聊天与陪护等服务领域。在人工智能方面,大市场强数据诸如医疗、金融、零售业、安防以及娱乐玩具、智能家居等有望率先发展起来,将可能是人工智能很好突破口。

郭浩然:讲到产业,对于公司来说一定要有个门槛,更多来自于技术,现在所说的人工智能很多技术离最终的应用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从3到5年的时间定义来说,我们第一会看好人与互联网交流的方向。现在有大概上千万部带互联网,又有自然语音交流的机器人,如何让家里的小孩、老人更多使用它,让更多的互联网便利的东西通过它传递到消费者手里,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我们的客户很多是机器人用户,类似于在必胜客里帮助服务员的机器人,目前已经商用化,在皇冠假日酒店里的机器人已经在商用化了,离产业爆发已经很近了。

王田苗:对于创业的公司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你认为它纵向发展好还是平台发展好?

郭浩然:我觉得创业其实和人生是一样的,要看禀赋的。如果强迫做横向,第一要有知识平台的广度,并不是想做平台,而是恰好从客观角度来说有这样的禀赋。如果有条件可以做端到端,我建议垂直,如果这个团队非常优秀,有世界级科学家,我建议你可以在一个技术点上突破,最后往横向走。

王田苗:机器人是很好的方向,但机器人行业利润很低3%-5%,实际经济制造装备也是3%-5%,对此有什么建议?

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公司副董事长曲道奎:现在全球机器人产业的利润率基本上就在4.5%左右,最高的在25%左右。中国的企业我们做了一个统计,2015年的时候中国差不多是两千四五百家企业75%亏损。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况?大家可能非常想知道,为什么要创业?创完了可能也持续不了。

实际上现在机器人走了一个非常大的误区,从现在往前说我们称之为机器人,但是机器人一直没跳出机器设备、装备这么一个概念。大家知道机器装备设备它的利润率几乎就在这个范畴里,为什么从今天开始可能机器人的利润率要高,为什么说未来机器人是一个好的创业领域和空间?因为我们改变机器人现在的业态,他现在的业态或者是形态是一个机械设备,里面80%甚至还多的是集中在机械结构机器,这个东西本身的估值说白了是非常低的,是传统的工业装备、工业设备这个范畴。

未来的机器人要回到哪?绝对是信息电子人工智能,假如机器人没有未来发展的方向、没有未来的发展空间,我认为在不需要在机器人领域做,因为再做还是做一个传统产业。但是现在恰恰我们迎来这样一个阶段,机器人从技术的内涵里面完全要颠覆过去,过去80%是机械设备,未来的机器人80%是在软的东西,软件、智能、云、感知、大数据。

王田苗:科学家、教授专家兼职创业的优势与劣势?

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科学家、教授专家创业,往往“做不大,也死不了”其原因是:1、早期教授创业的合作伙伴是学生,容易形成信任,当团队要扩张就不舍得花钱招人(因为学生便宜,甚至不要钱),就无法将技术产品化,或者造成产业链上人才缺失;

2、通常创业的教授都是在学校里拿过项目的,会形成路径依赖,这个依赖叫做拿项目,拿项目就会导致团队饿不死,但是很难长大,因为力气都花在定制化的项目上,而没有从客户正在需求或产业发展角度正在解决实际问题,当然在商业模式与组织建设方面也没有按照商业规则去大胆实践。

王田苗:从投资角度,多少比例的创业公司在中途死亡的?

李剑威:在中国IPO的企业大概4000家,新三板企业大概1万家,但是全中国有4000万家企业,所以IPO的概率是很低的。据统计,大概80%-90%的公司是拿不到第三轮融资的。我观察伟大的公司总有自己的活法,总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只有坚持初心,走到最后,要么IPO,要么被并购,要么就不上市也能够活得很好,例如宜家、华为等。

张泉灵:我通常把公司分成五类:1、伟大的公司、无论IPO与否,这类公司永远是时间的朋友,随着时间的推延,会让公司越来越强大;

2、IPO标的公司,这类公司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发展只有一段时间的机会窗口,不是时间的朋友,例如:技术型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失去竞争力;

3、并购标的公司、这类公司的特征是能够解决问题,在某一方向上有用,但是它难以创造规模化的利润,像Deepmind,最早谷歌是使用它解决服务器节能省电问题;

4、做生意标的公司、这类公司在技术壁垒上并不足够强大,但是在区域内,它由于服务能力强,确实能够赚钱,很滋润活下来,这类公司只需要把团队规模控制好,把服务搞好,把利润率做好;

5、讲故事的公司。

王田苗:估值过高,它的利弊对于初创型小公司在哪里?

李剑威:我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说一些技术性的问题。首先估值这个事是中性,有买有卖。是由什么来决定?是供求关系决定。如果很多投资人愿意给高价就出现估值过高的情况,但是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我是觉得需要提醒一点,你不能想一步你要多想几步,想想你这个事的终值是什么。

我提几个具体的案例,假设你在某一轮融资里面因为供求关系对你很有利你融了一个很高的估值,这个时候你最好有把握,能够真正把自己变成一个现金流为正的公司。到最后怎么评价一个好公司?就是能持续稳定的争取快速产生正向现金流,现金流越来越好你就是一个好公司,这个时候估值由你来定。最怕是什么情况呢?就是在达到安全状态之前或者说你的基本面还不能支撑你到安全状态,然后要了一个很高的估值,因为短时间的供求关系对你很有利。但是在下一轮的时候因为你还有资金消耗,在下一轮的时候你会发现没人买单了,这个时候你就需要钱。

其实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所谓的几亿美元估值的公司就面临这个困境,投资人尤其是专业投资机构无论是上市公司也好还是VC也好,都会有一个反稀释条款,如果你触发了反稀释条款比如说原来你要了五亿美元估值人家投了你一亿美元,下一轮的人说你只值两个亿你需要五千万,那上一轮一个亿就按照新的估值往下调了,这时候很容易发生就是创业团队完全失去了控制权。犯这个错误的公司有很多,所以刚开始要求很高的估值你要多想几步,如果公司真的很牛以后再也不要融资了,那可以选很高的估值没问题,但是如果你还没到这个状态就多想两步。

张泉灵:我补充一个更加极端的案例,在你被超高议价估值的时候其实只证明了你阶段性的跑在了行业比较前面,这个会极大在某种状况底下让创始人的心态发生一种扭曲。这个扭曲带来所有的动作变形,不仅是在你的融资角度变形包括你的业务点的考虑上也通通变形,更极端的他会以超高议价估值状态去融很小的一个比例,因为那个时候他太相信自己了,就说我就是最牛的我不想稀释我过多的股份,我只是证明我现在值几亿美元,他融了很小的一点钱。

假如出现一个时间点有人给你超高议价,你多融一点,有可能你迅速进入盈利状态你安全了,有可能技术始终保持了足够的护城河你安全了,或者说你还有钱可以烧一段时间,你能给自己一个时间窗口你安全了,所以你融很少钱的时候你知道你的对手怎么阻击你吗?比如说技术我的对手跟我差不多,,他只要这个时候钱比你能够多支撑一年的话,你出来下一轮融资的时候他能始终比你低一点憋死你,你融八个亿你八个亿出来喊他就七亿五,你七亿出来喊他就六亿五,但你前面有一个高估值架在那,前面的投资人很难允许你真的就往低了走,所以他的下限比你低,他的业务状况比你差不多他的现金比你多,这种公司在这个阶段必死无疑,这是千万千万要小心的一件事情。

王田苗:这个问题很容易矫枉过正,就变成砍价问题了

郭浩然:资本能帮我解决一些发展过程中的问题,所以我们会考虑几点:1、为什么要拿这个钱、2、拿钱的时间点,资本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因此我们会在行业高泡沫的时候拿钱,而且泡沫的时候,资本是非常有限的,越是轮次靠前,很多资本储备资金变化不可控。3、拿谁的钱,我们会思考在这个领域哪些投资人最擅长,4、拿多少很关键,如果你把估值做高,高估值下合适的投资人的钱没那么多,拉高估值会给予你很大的包袱,你估值拉高了,原本目标是融A轮的,现在就变成融B轮了,A轮跟B轮的标准不一样,企业的行为就会变形。

文章转载自:猎云网  如有问题请发送邮件至service@vc.cn 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AI行业趋势
分享至:
反馈问题客服
App qr newContact phone new1